【老爷车】收藏家袁国富:最爱御风而行那抹红

昨日工业文明重现,老爷车储藏在博物馆的收纳盒里,开启便可领略历史恢弘之气。

【老爷车】收藏家袁国富:最爱御风而行那抹红

今日,我们辗转于收藏家的朱唇之间,便可得妙语连珠,故事一串。

时光收纳者故事里的事

1.战前的经典老车维护起来非常难,因为它的数量不多,零件特别难找。50年代至70年代期间的老车则更容易“养”,它们大部分没有太复杂的电子系统,需要维护的东西少,零件也容易找。至于80年代以后的车型,只要平时注意保养,当做日常代步车都没有问题。

2.老车经不起日晒雨淋,长时间暴露在烈日下,车漆会老得特别快,而酸雨对车身的伤害也不容忽视。所以,最好把它们放在车库或者有东西可以遮挡的地方。采用木质车身的老爷车要特别注意防潮,如果是在南方,最好放在有抽湿机的地方。

3.平时尽量少洗车,每洗一次对车而言就如同淋了一场雨,如果车辆用得少,只要定期用擦车布把车身的灰尘擦拭干净就可以了。

4.老爷车的机油不能随便乱加,必须要用当时的标准,而不是所有的油都合适。如果给老车用全合成油,那它的油封就会受不了。机油每年要更换一次。

 

车主故事之袁国富

最爱御风而行那抹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对袁先生来说,老爷车是一生所爱,与之激情邂逅,便使自己的生命保持在偶数状态,圆满、幸福。

迟暮之春?

我们爱的不是旧车,而是世界上的经典车。

“我的这辆法拉利328 GTB在全美国地区只有37辆。”

听逢此语,我难免心生狐疑:“这大约又是一个炫耀之徒”。但是接下来的对谈,却让我明白:回应误解与贴标签最好的方式就是开门见山。在老爷车文化还没那么蓬勃的中国,像我这样望文生义认为老爷车不过是一堆锈迹斑斑的废铜烂铁的群体还大有人在。面对如此钝感的生命,袁先生自然会以略带锋芒的方式勾起人的注意。“我现在有四辆老爷车,两辆法拉利,两辆罗密欧。其中1978年的法拉利308 GTS和1967年的罗密欧Duetto Spider分别在电影《夏威夷神探》和《毕业生》当中出现过,是好多人心中的明星车呢。每次有车迷过来看车都会跟我提及这两部电影,仿佛我是这电影中的主角一般。”而袁先生最初提及的那辆1989年的328 GTB,是法拉利品牌创始人恩佐·法拉利在世前的最后一款量产车型,此后的法拉利便被装上了ABS系统,步入电子时代。这款车代表了一个传奇的终结,也象征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这些老爷车车主收藏老爷车不是因其旧,而是因其经典。

何以画地为篱?

与其说玩老爷车是贵族运动,不如说它是一种时尚活动。

“什么是贵族运动呢?单指其价格吗?”

对于我的“老爷车贵族运动论”,袁先生巧妙地提出了反问。在我的印象中,玩老爷车似乎和“烧钱”有着莫可名状的联系,而“烧钱”大抵构建起了贵族阶层的基石。或许是听多了老爷车的天价拍卖会、或许是听闻雪茄最多生产地古巴也有着世界上最多的老爷车……袁先生约摸觉察到了我对老爷车的不明就里,遂而将他的观点缓慢铺陈开来,“如果单就价格来说,老爷车的收藏的确可分为不同的档次。有极奢之物,如1962年的法拉利250 GTO可以拍卖到4800万美元,但也有相对平价的老爷车,几万美元。车况不同,历史价值不同,因此对于收藏者的意义也大为不同。然而我并不认可动辄为老爷车筑上篱笆的‘阶层论’,人人都可做能力所及之事,又何故非要分出个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呢?”停顿片刻,几秒钟的沉思过后,他提出了一个他眼中更为妥帖的说法:“其实,我认为玩老爷更像是在参与一项时尚活动。许多拥有审美品位的人,在老爷车圈子中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眼中之美。时尚的本质不就是各美其美,而不必非要美人之美吗?”

我在玩什么?

把老爷车运回到中国比赛就是一种至高的Bonus(奖赏)。

“老爷车升值很快,但我更享受回中国参加拉力赛的感觉。”

近来老爷车的投资大热,在美国的一份收藏品回报率的调查报告中,2006年~2016年,老爷车以404%的回报率高居榜首,将钱币、珠宝等古玩远甩身后。因此,我也怀着好奇之心问了袁先生一个颇显铜臭的问题:“老爷车的升值空间在您自己的收藏原因中占了多大的比例?”他作如下回答,坦诚却并不矫情。袁国富是一名美籍华侨,常年定居美国三藩市,对中国大陆有着特殊的感情,“我希望能为中美两国之间的民间交流出一份力,近年我常常回国参加老爷车比赛,因为我相信老爷车作为‘桥’的力量。并且,美国的老爷车文化相较于中国来说,发展得比较成熟。我可以将在美国收藏老爷车的经验和国内玩老爷车的同胞分享,为这里的老爷车文化发展贡献出自己的一臂之力。想到这里,内心便升腾着无限的荣光。”讲到这里,袁先生的话音露出难掩的激动。

人车之境

时间资源有限,一定要找到自己最喜欢的。

“聪明的老爷车收藏者,善于做减法。”

这是袁国富收藏老爷车30年来的最大心得。他从80年代开始迷上老爷车收藏,前前后后收藏过的老爷车也已有20多辆,但是至今留在身边的只有那四辆挚爱。“收藏的车多了,既没地方放,搬家的时候又搬不走,索性就把多余的卖了。刚开始玩老爷车的时候,也有走马观花之感。看到经典车型就想收入囊中,所以那时候收的车杂,德国的、日本的都有收过,但是随着收藏时间的增长,人就会变得聪明一点,明白自己究竟想要什么适合什么。”袁先生说,他之所以将意大利的两个品牌留到了最后,是因为意大利车的基因与自己的气质最符合。在他眼中,法拉利和罗密欧这两个世界知名跑车品牌是车界的“嬉皮士”,象征自由与不羁。这,正是他的人生追求。毕竟,人生本已苦短,又何苦将爱好也变成自己的负担。袁先生的专注让他进入到人车之境,现在已经有人主动找上门,将自己的爱车托付于袁先生。

“最近又有一个卖家找到我,要将1976年的法拉利308 GTB卖给我。这就是‘车找人’。”

来日可追……吗?

我对老爷车的未来有些担心,是因为总觉得后继无人。

“老爷车行走缓慢,可我担心以后能追上它的人越来越少。”

话末,袁先生毫不避讳地向我述说了他的担忧。古语云:正本清源。或许只有正视问题所在,才能希冀利刀除疾。首先,从汽车本身来看,现在的汽车业发展之迅速,能追上新车出世速度的怕只有光速了。“速度的背后是毫无新意的灵魂,抹去车标,两个不同品牌的车完全就是双胞胎,这样的车在将来有什么收藏价值呢?又怎能寄希望于它们成为未来的经典呢?”其次,从收藏家来看,现在玩老爷车的人还是中年以上的群体占多数。“现在的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新玩意,IPAD可得天地,哪有心思聆听过去的故事呢?我们这些老东西过身后,能静心收藏老爷车的人怕是不多了。”最后,能够修复老爷车的高级技师甚是匮乏。“我的法拉利技师Angelo P.,今年都80多岁了。在美国这样一个有着车库文化的国家,要找到优秀的年轻技师都很困难。”

快,真能追得上慢吗?今有袁先生叩心一忧。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昔有陶渊明千古一叹。

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