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成两党主政实绩鲜明差别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美国2018年的中期选举即将到来,如何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作出选择,以什么为根据?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比较两党主政白宫的各方面经济实绩之后,让我们一起

解读造成两党经济实绩鲜明对比的历史轮回和根本原因。

现在我们来回顾和总结统计数据,以平均每年的指标变化量和风险频率来做个比较。

 

经济实绩的大数据总结

  1.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1929-2018)

    1. 民主党48年内增长率叠加累计304.6%,平均每年增长6.3%,其中有6年负增长,衰退频率12.5%;

    2. 共和党41年内增长率叠加累计81.6%,平均每年增长2.0%,其中有12年负增长,衰退频率29.3%。

    3. 数据来源: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VATidOn7G8Nk-lLabxrhdaPDMrcj9BEP

  2. 创造就业机会(1939-2018)

    1. 民主党42年内累计增加7916万工作机会,累计124%,平均每年增长188万或3.0%,其中有6年就业萎缩,萎缩频率14.3%;

    2. 共和党37年内累计增加4041万工作机会,累计51%,平均每年109万或1.4%,其中有11年就业萎缩,萎缩频率29.7%。

    3. 数据来源: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CMkW1q-jN06YJN21AcfCp3f1S8auOxeJ

  3. 失业率变化趋势(1929-2018)

    1. 民主党48年内失业率累计下降28.7百分点,平均每年改善0.60百分点,其中有11年失业率恶化,恶化频率22.9%;

    2. 共和党41年内失业率累计增长27.9百分点,平均每年恶化0.68百分点,其中有20年失业率恶化,恶化频率48.8%。

    3. 数据来源: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x4qu9pQdzW2wwmpD74n0_mcMaGL_XJRy

  4. 联邦赤字规模(GDP的百分比)变化趋势(1929-2018)

    1. 民主党48年内联邦赤字累计下降14.9个百分点,平均每年改善0.31百分点,其中有9年财政盈余,盈余频率18.8%;

    2. 共和党41年内联邦赤字累计增长19.7个百分点,平均每年恶化0.48百分点;其中有4年财政盈余,盈余频率9.8%。

    3. 数据来源: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_zuCQWqCilsGskDkxAnFQwrOgyUsoRTV

  5. 国债规模(GDP的百分比)变化趋势(1929-2018)

    1. 民主党48年内国债规模累计增长22个百分点,平均每年增加0.46个百分点,其中有27年国债规模下降(奥巴马任期就有两次),下降频率56.3%;

    2. 共和党41年内国债规模累计增长70个百分点,平均每年增加1.71个百分点;其中只有9年国债规模下降(最后一次发生在福特任期),下降频率22.0%。

    3. 数据来源: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uhLVNrS06oTL7PZl9arqEwA3aN3avYAX

 

自从本系列开篇以来,承蒙很多读者关注,收到很多评论。其中有一类评论是,“国家经济有其内在规律,有自己的周期,与执政者和执政党派没有多大关系。”姑且假设这类“内在规律和自我周期”的观点是成立的,那么由此得出的推论是(1)选哪一个候选人和政党,对于国民经济都是没有关系的;(2)因此是否投票,投票给谁都无所谓,都对经济没有影响。

笔者从业金融信贷风险控制二十多年,因此习惯在风险评估中估算坏账的概率,然后做出信贷决定。如果将两党比作两匹赛马,根据这两匹赛马的五项指标的大数据比较和风险纪录,从赌马输赢的概率角度而言,各位读者会如何选择呢?

两党的当代经济理论和实践结果

当然,笔者认为两党在经济各项指标中对比之鲜明绝非偶然,而是基于两个政党不同的经济理论。

其实,从二战之后一直到1981年,民主党和共和党在经济理论上有相当程度的共识,就是牢记1929经济大崩溃的经验教训,基本上延续罗斯福的新政策(New Deal)治国纲领,保持累进税率,严格控制联邦财政和国债趋势。从1948年到1981年的34年期间(七位总统,四个民主党,三个共和党),GDP平均每年增长3.7%,只有六次经济萎缩(-0.2%到-0.7%),国债规模从二战后最高的GDP的119%一路持续下降到31%。

里根于1981年入主白宫,的确是一个时代分水岭,因为他背离了之前的两党共识,将提供论(supply-side theory)和涓滴论(trickle-down theory)正式作为当代共和党的经济理论。概而言之,提供论认为通过降低税收和放宽法规可以鼓励生产而促进就业,增加供应而降低价格,因此刺激消费。涓滴论更进一步认为特别要给富有阶层减税,可以刺激短期的投资,从而给全社会带来长期的利益。里根经济学(Reaganomics)从此成为当代共和党的“圣经”。那么里根经济学是怎样具体实施的呢?是通过两次大规模减税法案进行的:1981年的经济复苏税收法案(The Economic Recovery Tax Act of 1981)和1986年的税收改革法案(The Tax Reform Act of 1986)。

1981法案主要条款包括:(1)分阶段在3年内将个人税率降低23%; 最高个人税率从70%降至50%,最低税率从原来的14%降到11%;(2)资本利得税从28%降至20%;和(3)1987年开始将遗产税免税额从175,625美元逐步增加到600,000美元。(1)

1986年法案主要条款包括:(1)在1987年最高个人税率从50%降至38.5%,其他四个税率是11%,15%,28%,和35%;(2)在1988年,从五个税率进一步变成三个税率:15%,28%和33%,但是高收入家庭的实际税率是控制在大约28%;(3)企业税率从50%降低到35%。(2)

这两个税法的结果是什么呢?让我们重温一下。1981年税法由里根在1981/08/13签署生效,在1982年的GDP增长率立刻从1981年的正2.5%变成负1.8%,失业率从8.5%升到10.8%,联邦赤字从790亿美元增升到1280亿美元,国债从GDP的31%跳升到34%,而且历史第一次超过一兆美元。这迫使里根和国会(民主党众议院,共和党参议院)在1982年9月通过又一轮立法对1981税法进行了很大程度的修正,经济才开始复苏。《美国华人》

根据非党派的“国会研究服务”(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在2012年的研究报告,降低最高个人税率对经济增长没有实际效果,但是却极大增加了贫富悬殊,和迅猛膨胀了国债规模。的确,如本系列前述,里根-老布什的12个财政年度(1982-1993),联邦赤字累计增加了2.4兆美元,远远超过之前所有联邦赤字的累计总和;国债规模从0.99兆美元上升442%到4.41兆美元,每年支付国债的利息成为了联邦政府每年第三大支出,紧跟社会安保、公共医疗和国防之后。另外,里根一方面大幅度削减公共福利开支,但是同时更大幅度地增加国防开支。(3)

在里根-老布什连续12年之后,克林顿1993年的上任则标志着民主党对里根经济学的回应。1993年8月克林顿和民主党国会通过了综合预算平衡法案(Omnibus Budget Reconciliation Act of 1993):(1)个人最高税率从31%提高到39.6%;(2)企业税率从34%提高到35%和38%;(3)AMT税率从24%提高到26%和28%;(4)老年人医疗保险税2.9%(Medicare)原有的上限被取消;(4)每加仑汽油税上调了4.3美分,等等。当时没有一个共和党国会议员投票赞成,而且共和党当时预言克林顿的这一向富人增税平衡预算政府增加开支将会压抑就业(Job Killer),带来经济恶果。但是事实完全相反,克林顿任期不仅GDP平均每年增长3.7%(里根-老布什3.1%),创造就业1869万,平均每年234万(里根-老布什179万),而且将里根和老布什连续12年的财政赤字在四年内就扭转为财政盈余,并且开始偿还国债,使得国债从GDP的64%降低到55%。更重要的是全社会各个阶层的收入都增加了,而不是只有少数富人得益。(4)

小布什于2001年上台之后,立刻按照里根经济学的思路,和共和党国会通过了2001年税法(Economic Growth and Tax Relief Reconciliation Act of 2001)。这个价值1.35兆美元的减税法:包括(1)最高个人税率从39.6%降到35%;(2)资本利润所得税从10%降到8%;(3)遗产税率从2001年的55%逐步降到2007年的45%,而且免税额度从2001年的675,000美元逐步提高到2009年的3,500,000美元,最终在2010年完全取消遗产税,等等。小布什还在2003年通过第二轮的减税,本文不再详叙。当时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一个保守派的智库)的研究人员发表的一份报告预言,减税将导致2010财年完全消除美国国债。(5,6)

那么小布什的两轮减税立法的实际效果是什么呢?小布什8年之内,GDP平均每年增长率是1.8%(远远低于克林顿的3.7%),联邦财政从克林顿留下的2001年1280亿美元盈余变成2009年14130亿美元的联邦赤字(GDP的9.8%,二战之后最高),国债2001年的5.8兆美元翻了一番到11.9兆美元,国债规模从GDP的55%升到83%。另外一方面,根据非党派的预算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on Budge and Policy Priorities)2017年10月23日的报道,最富有的1%家庭在2004-2012年之间平均每年获得的减税福利是570,000美元。(7)

2009年奥巴马上任伊始,面临着小布什遗留的二战之后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崩溃,他与民主党国会一起,根据凯因斯的经济理论和罗斯福在1930年代经济大崩溃重振经济的实践经验,通过了2009年复苏和再投资法案(The American Recovery and Reinvestment Act of 2009)。总共7870亿美元的一揽子复苏计划包括许多方面的政府直接开支和税务优惠,来帮助受到经济危机影响的普通民众,增加公共建设投资,和刺激经济复苏。当时国会的共和党议员,绝大部分和1993年时候反对克林顿法案一样地反对奥巴马的复苏方案,只有三名温和派的共和党参议员投了赞成票。

另外,在2013年1月1日,奥巴马签署了2012年的税法(American Taxpayer Relief Act of 2012),让小布什2001年减税法规定的最高税率35%自动恢复(Sunset Provisions)到39.6%,资本利润所得税从15%自动恢复为20%。主要目标就是为了减轻联邦赤字。《美国华人》

那么结果是什么呢?奥巴马的八年期间,失业率从小布什最后的财政年度2009年的9.9%持续下降到奥巴马最后的财政年度2017年的4.1%,GDP以平均每年2.2%的比率持续增长(高于小布什的1.8%),同期联邦赤字也从GDP的9.8%下降到3.4%,虽然国债规模继续上升从GDP的83%到103%,但是平均每年2.5个百分点的幅度还是小于里根和两个布什的每年平均3.0个百分点(20年内一共上升了61个百分点)。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的IGM论坛在2012年和2014年向知名经济学家进行问卷调查,超过80%的受访者同意如果没有奥巴马的经济复苏计划,失业率肯定会更高。事实上,相比小布什2001年以13500亿美元的减税而埋下祸根,奥巴马的7870亿的复苏计划就被许多经济学家认为是不够充分。(8)

笔者觉得克林顿在2001年他的卸任告别演说,可以说是总结了当代民主党的治国理念,就是为了实现“所有人都有平等机会,所有人都应承担责任,和属于所有美国人的社区。我试图给美国一个新的政府,更精干,更现代,更有效,充满了适合这个新时代的想法和政策,始终将普通大众放在首位,始终关注未来。”(“ I have steered my course by our enduring values. Opportunity for all. Responsibility from all. A community of all Americans. I have sought to give America a new kind of government, smaller, more modern, more effective, full of ideas and policies appropriate to this new time, always putting people first, always focusing on the future.”)

美国经济的反复历史轮回

从以上的回顾,读者是否注意到历史在两个方面的反复轮回。先从国内生产总值(GDP),创造就业和失业率的角度来看。共和党在1921-1933连续三任总统主政,加上1921-1931共和党在国会两院占据绝对多数,共和党一党独大了十年的结果是什么呢?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大崩溃,然后民主党罗斯福力挽狂澜,重振经济,而且领导盟国打败德日意法西斯。小布什在2001-2008期间主政白宫,共和党在2001-2006同时控制了国会两院,再次实现一党独大六年的后果是什么呢?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大崩溃。然后再次由民主党奥巴马收拾残局,复苏经济,GDP,就业和失业率连续八年增长和改善。从这个角度,历史已经轮回了两次,这是偶然的吗?

再从联邦财政赤字和国债的角度来看。二战之后的历任两党总统从杜鲁门到卡特,国债规模一直保持下降趋势,从GDP的119%持续下降到31%。但是里根-老布什1981-1993的12年期间,联邦赤字从卡特的年平均GDP的2.6%急升到年平均4.0%,国债规模因此从GDP的31%飞升到64%。克林顿接手之后,将联邦财政从赤字扭转为盈余,开始偿还国债,国债规模因此从GDP的64%下降到55%。但是小布什上台后,联邦财政立刻从盈余变回赤字,国债规模从GDP的55%猛升到83%。因此奥巴马接手的是二战之后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崩溃,最高的财政赤字(GDP的9.8%)和最高的国债(GDP的83%)。奥巴马在八年里将联邦赤字逐渐降低,留给川普的2017财政赤字是GDP的3.4%,因为只要有联邦赤字,国债就会继续上升,但是上升幅度都低于里根-老布什-小布什。从这个角度,历史也是已经轮回了两次,这还是偶然的吗?

从以上的回顾我们看到了共和党一党独大的经济结果,那么民主党一党独大的经济结果是什么呢?

首先克林顿和奥巴马的八年任期,其实只有开始的两年(1993-1994和2009-2010)得到民主党完全控制的国会的配合,通过他们的治国纲领和经济政策,才得以力挽狂澜重振经济,但是在各自后来的六年都受制于共和党至少控制了国会的一半。再看从罗斯福,杜鲁门,肯尼迪,约翰逊,到卡特,前前后后总共34年,民主党同时完全控制国会两院的就有32年,(1947-1949国会由共和党控制),但是经济没有崩溃,联邦赤字一直保持低端,国债规模持续下降,从1946年二战之后GDP的119%下降到卡特卸任前的31%。

2017年至今共和党再次一党独大,因为派别内斗,直到2017年底才通过唯一实质性的2017减税法案。2018年是川普的第一个财政年度,虽然GDP,就业和失业三项指标继续奥巴马开始的正向趋势,但是联邦赤字从奥巴马最后财政年度2017年的6650亿美元上升19%到7930亿美元,达到GDP的3.9%,国债上升到GDP的107%,而且国会预算办公室在2018/04/19预计未来10年,每年联邦赤字将会上升到GDP的5.4%,国债将会从目前的20兆上升到33兆美元。尊敬的读者,您觉得历史是否已经进入第三个轮回呢?

实践检验理论的问题所在

让我们再次考究本篇开始提到的“内在规律自我周期”的观点。如果成立,那么为什么多次的历史轮回都是共和党主政留下残局,然后是民主党主政重振经济呢?从逻辑角度而言,一方面两党的经济理论在1981年以来完全不同,另一方面两党实际业绩也被多次历史轮回证明是截然相反,而且共和党反对克林顿(1993)和奥巴马(2009)的经济复兴方案时候的预言也都被历史事实证明是错误的,那么唯一合乎逻辑的结论就是,两个经济理论之间,必然有一个是问题严重的。《美国华人》

笔者不是经济专业人士,个人分析问题关键在于,共和党的经济理论是一个从上至下(Top-Bottom)逻辑。给富有阶层大幅度减税之后,富有阶层更加有钱了,但是他们不一定就将减税所得用于投资,那么所谓涓滴效应就至少大打折扣;而且联邦减税之后,州和市镇往往就被迫加税或者减少公共服务,因为要填补来自联邦的经费减少了,这些减少的公共服务和/或新增的地方税对绝大部分中下阶层家庭影响最大,他们的日常开支反而增加了,所以到头来往往弊大于利。其结果是,急剧加深的贫富悬殊,普罗大众的收入日益降低,个人消费能力下降,因此社会总体消费下降,最终给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而民主党的经济理论是一个从下至上的逻辑。政府从富有阶层征税,给中下阶层家庭减税,为全体民众提供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不再重复1930年代初期经济大崩溃中普通民众的悲惨境遇,不仅是一个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道德义务,而且让广大中下层劳工家庭提高收入,自然就会带动全社会的消费需求,从而促进各行各业的生产供应,最终推动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至于给企业减税能否真的增加就业,也是非常值得考究。根据政策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2018年的报告,92家上市公司每年支付企业利润税已经低于35%,依然在2008-2015年之间裁员,但是这个期间的整体经济从低谷回升增加就业。这些企业往往将所减的税用于(1)收购本公司的股票,从而使得该公司股票上升;(2)给最高行政管理层加薪。根据CNBC2018年1月22日的报道,在1978年,CEO阶层年收入是普通员工的大约30倍,而在2014年膨胀到了299倍,但是在2015年和2016年稍微回落到286倍和271倍。该报告没有解释为什么回落,笔者有把握的猜测是与奥巴马让最高个人税率重新恢复到39.6%有关。(9,10)

根据联邦人口普查局2015年09月16日的报告显示,基尼指数就是在1981年之前有升有降,但是在里根的大幅度富有阶层减税之后,基尼指数就从0.36一路上升到0.46。基尼指数是国际通用的衡量经济不平等的指标,“0”表示完全平等,“1”表示完全不平等。一般而言,基尼指数分为8个区间,0.25-0.30,……0.60-0.65。目前美国已经从1981之前的相对平等沦为相对不平等。川普2017年底的再次减税,聪明的读者可以预测一下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11)

至此,我们比较了两党经济方面的主政纪录,分析了两党实绩鲜明对比的根本原因。笔者将在本系列之六,也是最后一篇,回顾和分析两党在政治方面的执政实绩,敬请关注。

✎作者简介

1980年代末移民美国并勤工俭学,MBA毕业之后加入某跨国金融公司,先后在美,英,德,中,泰等五国履职,游历近30个国家。闲余时间喜好读书,关注时事,研习历史。自从2010年起,坚持在每年的选举日前往本选区的投票站做志愿者。

参考来源: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conomic_Recovery_Tax_Act_of_1981

  2. https://www.investopedia.com/terms/t/taxreformact1986.asp

  3. https://www.investopedia.com/terms/e/economic-recovery-tax-act.asp

  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Omnibus_Budget_Reconciliation_Act_of_1993

  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ush_tax_cuts

  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conomic_Growth_and_Tax_Relief_Reconciliation_Act_of_2001

  7. https://www.cbpp.org/research/federal-tax/the-legacy-of-the-2001-and-2003-bush-tax-cuts

  8.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merican_Recovery_and_Reinvestment_Act_of_2009

  9. https://www.cnbc.com/2018/01/22/heres-how-much-ceo-pay-has-increased-compared-to-yours-over-the-years.html

  10. https://www.thebalance.com/do-tax-cuts-create-jobs-3306325

  11. https://www.census.gov/library/visualizations/2015/demo/gini-index-of-money-income-and-equivalence-adjusted-income–1967.html

特别鸣谢作者:海阔天空    转载自《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丁丁电视有关于加州提案的说明大家可以上网:www.dingdingtv.com

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